1. <tbody id="59n52"><noscript id="59n52"></noscript></tbody><strike id="59n52"></strike>
          <th id="59n52"></th>
          <s id="59n52"><object id="59n52"></object></s>
          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商業

          因為愛情:CEO史蒂夫的出麥當勞記

          財富中文網 2019年11月04日

          當地時間11月3日,麥當勞宣布,公司已解雇總裁兼CEO史蒂夫·伊斯特布魯克,原因是他與公司的一名雇員存在雙方自愿的親密關系,違反了公司的規定。

          圖源: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11月3日,麥當勞宣布,公司已解雇總裁兼CEO史蒂夫·伊斯特布魯克,原因是他與公司的一名雇員存在"雙方自愿的親密關系",違反了公司的規定。51歲的克里斯·肯普欽斯基將取代他,擔任這兩個職位,任命立即生效。

          現年52歲的伊斯特布魯克出生于英國,已經離婚,有三個女兒。他是第二名執掌麥當勞的非美國人。

          對于這起“兩情相悅”的辦公室戀情,麥當勞董事會認為:“史蒂夫·伊斯特布魯克在此事上,表現出了糟糕的判斷力。”

          這一劇情和國產電視劇中“丟卒保帥”、開除下級的套路不大一樣,麥當勞的選擇是請走這位業績甚佳的CEO。

          對此,史蒂夫本人在給麥當勞員工的電子郵件中也承認,他違反了公司關于個人行為的相關規定,并寫道:“這是一個錯誤,考慮到公司的價值觀念,我同意董事會讓我離開的決定。”

          【他就是讓中國麥當勞變成“金拱門”的人】

          從業績看,史蒂夫絕對是一位合格的CEO。

          史蒂夫于2015年3月起擔任麥當勞CEO。在此之前,他曾擔任麥當勞首席品牌官,并曾任麥當勞英國和北歐地區負責人。

          圖源:視覺中國

          在史蒂夫的特許經營策略下,中信股份、凱雷投資集團共同收購了麥當勞中國。但由于麥當勞公司不同意新成立的麥當勞中國繼續沿用原名,由此“金拱門”這一名字就誕生了,并被稱為是“2017年互聯網上最轟動的一場營銷”。

          【至于嗎?】

          圖源:視覺中國

          對于麥當勞這位因“辦公室戀情”而被罷免的CEO,網友觀點不一。

          “至于嗎?”

          他傷害到誰了?愛一個人有錯嗎?

          怕是有一天,所有的政客和CEO都將生無可戀,以避免這類問題。

          如果這是一種雙方都同意的關系,這有什么大不了的。大公司真希望他們的員工每周工作60個小時以上,并且希望沒有任何人際關系嗎?

          “至于!”

          許多公司都有規定,一個匯報鏈上發生戀愛關系,都是上司走。為了保護弱的一方,下屬的信息都不會被披露。如果因此讓下屬走則屬于報復,企業是要吃官司的。

          很高興看到一些公司的道德政策仍然有效,以保持高層和員工對他們不適當的行為負責。

          其他

          亂入的吃瓜(貨)網友:弱弱問一句,麥當勞會降價嗎?

          錢掙夠了,可以退休和她共度余生了,真美好!

          【危險關系】

          身陷“危險關系”的高管,當然不止史蒂夫一人。

          前惠普CEO

          在惠普擔任CEO時,已故甲骨文聯合CEO赫德曾因被指控性騷擾而宣布辭去職務。隨后經外部調查,赫德確認沒有違反惠普的性騷擾政策,但其確實沒有遵守惠普的商業行為標準,沒有將與當時作為公司營銷外包商的女演員朱迪·費舍爾的“私人關系”告知董事會。此后,赫德在惠普的新聞發布會上承認:“在一些情況下,我沒能遵守我在惠普推崇的信任、尊重和誠信原則。”

          在互聯網時代,盡管當事人沒有出現在鏡頭前,然而在各種搜索引擎上,人們關于赫德被惠普解雇的猜想、八卦和丑聞從來沒有停止過。但幸運的是,赫德的能力得到甲骨文公司的青睞。赫德帶著1200萬美元的現金及股票期權離開了惠普來到了甲骨文,并以甲骨文聯合CEO的身份東山再起。

          英特爾前CEO

          去年6月,英特爾前CEO科再奇因與公司內部一名女員工“存在情人關系”而被迫辭職。英特爾公司發出的聲明表示,科再奇違反了英特爾的非聯誼政策。科再奇拿到的總“解約金”超過2100萬美元。

          這位主導英特爾從PC公司向數據公司轉型的CEO辭職的消息發布之后,英特爾當日股價下跌2.38%。

          Airbnb中國區前任負責人

          因辦公室戀情職場折戟的還有Airbnb中國區前任負責人葛宏。2017年10月,有媒體曾曝出葛宏違反公司倫理守則,與公司內部一名女員工約會,損害了辦公室文化。據知情人士透露,此事在北京辦公室已是人盡皆知,使得員工無法專心工作,并且他們還被告知不要議論別人的私事。Airbnb發言人表示:“Airbnb堅持最高的員工行為標準,包括禁止經理和下屬之間的個人關系,并制定政策對這些事件進行嚴格的調查和評估。”

          葛宏作為中國區負責人,身負為Airbnb搭建中國市場,推進品牌在本土化進程的任務。葛宏的離職,對Airbnb發力中國地市場的計劃遭遇挑戰。

          【在中國棒打鴛鴦,可能違法】

          在中國,對于辦公室戀情,計劃經濟時代普遍的態度是不反對、甚至鼓勵——還記得工廠里的集體婚禮,和辦公室大姐的熱心撮合嗎?而現在,越來也多的企業反對辦公室戀情,甚至要求員工在入職時簽署協定,保證不會卷入其中。如果違反,則會被解雇。

          公司的著眼點多在于,當員工之間的工作帶入了個人感情就可能會影響工作效率,而上下級戀愛則可能會對企業造成一些負面影響,尤其涉及性騷擾。

          這種做法從企業管理的角度是合理的,但是合法嗎?

          根據勞動合同法第三十九條規定,勞動者嚴重違反用人單位規章制度的,用人單位可以單方解除勞動合同;但該規定有一個前提條件,就是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不得違反國家強制性的法律規定。我國婚姻法賦予每個公民婚姻自由的權利,企業如有禁止公司員工內部戀愛的規定,則侵害了員工婚姻自由的合法權利,違反了我國法律關于公民婚姻自由的規定,應當無效,而且企業應支付因違法解除勞動合同所產生的相應經濟賠償金。

          根據《民法通則》第一百零三條規定:“公民享有婚姻自主權,禁止買賣、包辦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為。”上述法律規定表明,公民有權自己做主決定其婚姻狀況,即是否戀愛、結婚等,其他任何組織和個人都不能強制和干涉。

          比起棒打鴛鴦而導致可能承擔的法律后果,企業或許可以借鑒Facebook去年11月公布的對辦公室戀情的政策——不支持、不反對,但是必須報備。

          【來了解一下“丘比特協議”】

          親愛的安妮:今年秋年,我就要進入大學四年級,最近在一家大型金融服務類公司開始暑期實習。可我在這里經歷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一名人力資源部門經理把我叫進她的辦公室,然后給我一份文件讓我簽字,上面寫著我和男朋友的關系是“自愿的”。

          我選擇這份實習工作的首要原因就是因為,我男朋友(去年畢業)現在正在這里工作。我們認為,兩個人能在同一家公司過這個夏天簡直太棒了,雖然我們在不同的部門。但我們是情侶關系關公司什么事?簽這樣的協議讓我感覺受到了干擾。您怎么看?

          ——華爾街的疑惑者

          親愛的疑惑者:人力資源部竟然沒有向你解釋這件事,這令我有點意外,不過公司的做法是在避免可能發生的性騷擾訴訟。你所簽署的文件有時候被稱作“丘比特協議”,其中肯定清楚說明了公司有關性騷擾的政策,包括當你們的戀愛關系出現問題,或者比如你男朋友開始在工作中騷擾你或威脅讓你被炒魷魚時,你可以向誰求助。

          公司要求你書面確認你與男朋友的關系純屬自愿,這樣一來,如果日后你試圖以自己受到脅迫或恫嚇才接受男朋友的求愛為理由提出訴訟,公司可以有辯護的證據。不過,瑪麗·坎貝爾認為:“‘丘比特協議’很大程度上也是對你自身的保護。這份協議應該向你說明,如果戀愛關系出現糟糕的結局,并不會影響你在工作中的位置,你有權讓管理層注意到關系結束所帶來的任何影響——比如男朋友的報復等。”坎貝爾是華盛頓特區Shulman, Rogers, Gandal, Pordy & Ecker律師事務所的聯席主席。

          對于像你這樣的年輕人來說,關于合同和訴訟的話題可能會讓你們感到震驚,因為你們或許不記得上世紀90年代一大批備受關注的性騷擾案——更不用說2011年,陪審團判定,瑞銀金融服務公司需向一名受到上司性騷擾的堪薩斯城員工賠償1060萬美元。

          事實上,工作生活與福利咨詢公司Workplace Options最新進行的調查顯示,天真的千禧一代全然不知辦公室里的兩性關系會變得多么污穢和骯臟。18至29歲的年輕人中,有84%表示他們會與同事約會,而30至45歲的X一代為36%,嬰兒潮一代(45至65歲)則僅有29%。報告還顯示,約有四分之三(71%)的千禧一代認為“辦公室戀情會產生積極的影響,比如提升工作表現,鼓舞士氣等。”

          在有些企業文化中,辦公室戀情或許能有積極的影響。但坎貝爾認為:“公司與公司之間差別很大。在有些公司文化中,有一半員工正在與另外一半員工約會,或已經結成夫妻,所以辦公室戀情不是問題——至少現在還不是問題。”但在其他許多公司當中,辦公室戀情遭到強烈反對,甚至被嚴令禁止。

          整個千禧一代中,40%的千禧一代愿意與老板發生關系,這一數字是年長一代的好幾倍。這對于雇主來說可絕對不是好兆頭。

          坎貝爾說:“如果關系中的一方與另一方是上下級,它會產生許多潛在的責任。其中的一個擔憂是,兩人關系之外的其他人該怎么辦?雇主必須確保,不會出現任何被感知的或實際發生的偏袒,”比如老板的情人能得到比其他人更好的差事。

          這也是許多公司不得不棒打鴛鴦的主要原因。許多公司會將其中一人調往不同的部門,如果這種辦法行不通,則會要求其中一人辭職。坎貝爾稱:“這是最好的做法,雖然不是法律規定。這樣確實能夠將公司的法律責任降到最低。”

          她補充道,如果是上司和下屬發生關系,丘比特協議中聲明這種關系是自愿的條款就變得尤為重要,因為從法律角度:“這個條款從一開始就明確了沒有發生存在補償條件的性騷擾。”所謂的補償條件,比如有上司對下屬說:“跟我上床,我就給你漲工資。”

          當然,這并不適合你和你男朋友——但我敢打賭,這個話題比你想象的更加復雜。考慮到美好的辦公室戀情最后可能變得異常丑陋,昔日戀人甚至可能對簿公堂,簽署一份丘比特協議也就沒什么大驚小怪的了。

          (原文于2013年6月13日刊載在財富中文網 作者:專欄作家Anne Fisher)

          我來點評

          相關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

          色色视频a在线视频